产业观察:民营上市环保公司与国有资本的这一年

时间:2019-04-25 09:53:03

来源:中国环保产业协会

作者:佚名

    慧聪水工业网 国资增持

环保产业包括城镇和工业污水处理,大气脱硫脱硝、除尘,土壤修复,生活垃圾处理、固废处理及资源化利用,噪声处理以及相应的设备生产,监测和以环境影响评价为代表的咨询服务行业。环保产业以民企为主,占比超过九成。但自从2018年以来,不少环保企业开始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机,神雾环保、盛运环保、凯迪生态等多家民营环保企业更是爆发了债务违约。在此背景下,多家民营环保企业选择卖身给资金充裕的央企、国企。

笔者通过整理民营上市环保公司与国有资本接触联姻分手等案例,试图就行业目前的现状和未来趋势进行一些分析及判断,与产业界同仁分享。

情投意合,终成眷属

事件1:海淀国投控股三聚环保。2019年4月15日三聚环保发布公告,继去年3月公司与海淀国投签署协议接受其4亿元财务资助之后,公司再获15亿元财务资助,期限为两年,年利率为5.225%。4月18日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三聚绿源有限公司获国家开发银行北京分行近4亿元不超过10年期贷款,用于支持公司开展秸秆生物质综合利用,消息发布后,三聚环保接连涨停。

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通过旗下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2018年5月起增持三聚环保24800万股,持股占比增加到29.47%。

事件2:中建启明控股环能科技。2018年12月,经国院国资委审核,原则同意中建启明协议受让环能投资所持有的182,809,171股环能科技股份。2019年1月,环能科技发布股东信息,中建启明已经持有环能科技1.83亿股,占股本27%,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环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四川环能德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磁分离水体净化技术为依托,从事污水处理工程服务。据企查查显示,中国建筑持有中建启明100%股权。作为传统的建筑房地产企业集团,中国建筑2017年排名世界500强第24位,此次控股环能科技后续还有哪些实质性业务合作,值得市场关注。

好事多磨,是否仍有后续

事件3:碧水源拟引进川投集团。2019年1月11日,碧水源发布《股份转让暨战略合作意向性协议》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文剑平,股东刘振国、陈亦力、周念云及武昆,拟分别向川投集团转让公司5.69%、3.37%、0.91%、0.21%和0.52%的公司股份。上述5人合计拟转让公司10.70%股份,转让完成后,川投集团将成为碧水源第二大股东。

2019年3月1日,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发布公告,表示与川投的战略合作协议有效期已届满,因交易各方尚未签署续期协议,且正式协议中部分条款尚未达成一致暂未签署股份转让正式协议,本意向性协议已失效。

事件4:川能拟参股盛运环保。2018年5月,四川国企川能集团、盛运环保、开晓胜签订协议,开晓胜将其所持13.69%股份全部转让给川能集团,以使后者获得盛运环保控制权,且对盛运环保垃圾发电项目投资不低于156.75亿元。

2019年4月1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川能集团已终止对公司的股权并购工作。目前,宣城、济宁项目与川能集团的合作处于终止托管移交阶段,除这两项目外,其与川能集团尚未开展其他方面的合作事宜。

事件5:湖南金阳拟参股永清环保。2018年10月9日,永清环保发布《关于引进战略投资者暨控股股东永清集团签署《投资合作框架协议》的公告》,永清集团拟向湖南金阳投资集团转让其持有的公司不超过30%的股份。

金阳投资集团出资人为浏阳市人民政府,永清集团持有永清环保股份数量为4.06亿股,持股比例为62.59%。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永清环保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发生变化。但到目前为止,此次转让并未得到确认。

分道扬镳,选择民营资本

事件6:兴源环境最终选择新希望。2019年1月,兴源环境发布公告称,浙江余杭转型升级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拟以现金4亿元出资,杭州余杭拟以不超过 6亿元的资产出资,向兴源控股增资,协助稳固其上市公司大股东地位。值得关注的是,浙江余杭实际控制人为余杭区国资委,杭州余杭系余杭区政府授权范围内的国有资产经营,两者兼属于国有控股。

就在大家以为兴源环境即将联姻国资之时,2019年3月29日,兴源环境发布公告称,兴源控股将其持有的23.60%公司股份转让给新希望投资集团,转让总价14.49亿元。新希望集团的主业农牧、化工等行业。4月18日,兴源环境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协议转让股份过户完成的公告》。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初至今,神雾集团、盛运环保、东方园林、天翔环境、凯迪生态、中金环境、美晨生态等12家民营上市环保企业向国企、央企出售或拟出售股权。为何这一年有如此多的环保上市企业萌生去意或寻求输血国资为何成为其输血的第一选择这种现象是否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发酵成为一种产业趋势

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陷入危机的主体主要是从事公用环境领域的大型民企上市公司。2018年在国家防范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整个社会的资本流动性趋紧,房地产、金融等行业也是资金链断裂的重点行业,股权转让、质押、债务融资活动频繁。环保行业中重资产环保企业,比如工程类,深度参与PPP项目的企业资金链紧张,更易受到大环境影响。

同时,应收账款回款难导致现金流恶化,需要大规模输血。如兴源环境2017年营收不足37亿元,目前地方政府拖欠款已超50亿元。桑德集团截至2018年11月14日,集团及其投资控股公司20个项目遭遇政府拖欠款,欠款总额近35亿元。

2、有利于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环保是一个公益性很强的政策性行业,民营企业占比超过九成,工程类项目大多需要垫资,而民营企业融资成本比国企高出至少5个百分点(民营企业的贷款利率达10-12%左右,国有企业为4-6%),部分企业为获得贷款,利率甚至更高,不少民企老板拿自己的股权进行质押获取银行贷款。比如碧水源2018年的财务成本是2017年的3倍,通过与国企联姻有利于降低融资成本。

3、与国企联姻有利于市场竞争。除了在融资方面遭遇不平等对待,在政府作为甲方的生态环境项目融资和评标中,地方政府明显倾向于央企国企,民营环保企业只能在央企国企拿到的项目中低价分包到其中的环保工艺部分,有的还要以企业垫资为条件,民营环保企业在与央企国企的竞争中处于明显的弱势。如能与国资联姻,有利于利用国企的背景参与市场竞争。

4、国企增持有政策支持和市场需求。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在北京召开。主席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强调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随后,生态环境部发布了实施七大标志性战役的通知,政策支持的力度空前。

部分国企随即通过设立环保事业部,成立或收购独立法人的环保公司等方式进入环保市场。此举对国企来说有一箭双雕的作用,部分国企从事的行业对环境有一定的破坏,比如化工、石化等行业,通过成立环保公司一方面解决国企自身的环境责任问题,另一方面又能在市场中获得业绩和利润。而对于中国建筑这种工程类的国企而言,通过控股民营上市环保公司这种方式未来可以拓展工程业务产业链,且能“短平快”的效果。

展望未来,情况是否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看以下几个要素:

1、资金面。根据中国人民银行4月13日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8.1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34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6.29万亿元,同比多增1.44万亿元,可以看出,国家在资金方面已经开闸,笔者预计放水仍将持续,但水是否能够留到环保企业中来,还有待观察。

2、财政预算及市场规模。从3月份财政部公布的中央一级的财政预算来看,大气污染防治资金250亿,较去年增加50亿,土壤污染治理资金60亿,较去年100亿下降40亿。2019年中央将适度增加地方政府债券规模,特别是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日前,财政部已将3月份全国人大批准2019年全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下达给地方。根据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预测,实施七大标志性战役和土壤污染治理环保投资总需求约为4.3万亿元,投资直接用于购买环保产业的产品和服务约1.7万亿元,间接带动环保产业增加值约4000亿元,市场规模和需求将继续释放。

3、税收政策。2019年3月20日,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院常务会议决定,从今年1月1日至2021年底,对污染防治第三方治理企业减按15%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但据笔者了解,能享受到此政策的环保企业并不多,优质的环保企业已经是高新技术企业,之前已经享受了退税政策。因此,此政策效果还有待观察。4月12日,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委托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召集部分环保企业进行座谈,了解企业运行状况,未来不排除有新的政策出台。

“我们相信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这是某民营环保上市公司副总在座谈会上的表态。但即使看到了希望,但问题还远未到解决的时候。如果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应收账款以及民营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无法获得与国企同等待遇等问题不能解决,民营环保上市公司与国资的联姻未来可能仍是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2019年3月21日,启迪桑德发布公告,河北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清华大学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启迪控股于2019年3月20日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五方同意本次合作后雄安集团或雄安新区管委会控股的基金与清华控股并列成为启迪控股第一大股东。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广告

慧聪会员登录

忘记用户名?

忘记密码?

登录

注册

没有会员账号?只需一分钟注册,您可获得: 海量买卖家资源,成单机会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