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清水送杭城”的富阳担当

时间:2019-09-17 09:53:27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佚名

    慧聪水工业网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因江而名,也因江而兴。一条富春江穿城而过,滋养富春大地,哺育富春儿女。富春江作为富阳区的母亲河,见证了富阳从古至今多少事,富阳的发展故事也始终围绕着这一江春水。

“一江清水送杭城”的富阳担当
整治后的大源溪 

“一江春水向东流”,富春江位于钱塘江上游,这条全长68公里的江流,在富阳段游走了52公里,一路串联10条溪流,处处天山共色、任意东西。以富春江和其主要支流等组成的“一江十溪”是杭州城区重要的水源之一,其水质直接影响着饮用水安全。自新中国成立至今的70年里,富阳区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江春水曾在工业化浪潮中遭遇污浊,又在一次次治理中迎来蜕变,富阳区也逐步实现了“一江清水送杭城”的目标。

春江水暖鸭先知,游泳者和渔民如是说

“春江水暖鸭先知”,而富春江水清不清,常年在富春江里的游泳者更清楚。

今年68岁的江幽松从小在富春江边长大,从六七岁开始便在江水中扑腾,60多年来,他的生活没有离开过富春江。

“印象中,我们小时候,江水很清,真的就像吴均笔下的‘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江幽松小时候经常与玩伴们在江水中玩一个游戏,他们会将一块破碗片扔进水里,碗片会慢慢往下沉,小孩子会“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把碗片抓起来。“破碗片沉下去好几米,我们都还能看到它的样子。”他说,在富阳城里的鹳山矶头,经常能看到水深处有大鱼在游动。住在附近的人,洗碗、洗衣、挑水都在江边完成,小孩子们还会拿上小竹篮,浸入江水中来捞鱼,“能捞起不少小鱼来呢”。

江幽松感觉富春江水的变化是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的。他记得很清楚,当时曾创作了一个独角戏节目,讲的就是富春江水,在节目中有一句话是“富春山水甲桂林”。他说,那时候很流行“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说法,他去过桂林,那里的山水依旧清澈,水质好得让人羡慕。反观富春江,当时已经开始浑浊了。“我们关注到了江水的变化,创作节目就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节目里还有句富阳话叫‘灌清滴绿’,那是形容江水清澈的时候,节目演出的那会儿江水已经不再‘灌清滴绿’了。”

2003年,为了呼吁保护富春江水,富阳区的游泳爱好者组织小分队从新安江大坝游到杭州六和塔附近,5位泳者游了8天时间,有一艘小船跟着他们,晚上就在江边搭起帐篷露营。这是一个拥抱母亲河的活动,同时也见证了富春江的“伤痛”。“那时,新安江的水是清的,到了梅城就变差了,在桐庐那段还好,到了富阳境内又差了。”江幽松说,在富阳段,把手伸出去,距离二三十厘米,就看不到手指了。两边的山体因为采矿被破坏,满目疮痍,让人揪心。

在江水受到污染的那段时间,选择到江里游泳的人少了,下水后会浑身发痒,谁还敢下水呢?所幸,这几年,富春江水迎来了非常大的改变。“富阳治水的成果看得见,看江边玩水、游泳的人那么多,就知道,这一江春水又变清了。”他说,虽然回不到记忆中的“水皆缥碧”,但总归还是清起来了。

富春江上的渔民也是江水变化的见证者。“过去在江边淘个米就会引来一大群大大小小的鱼。后来因为工业污染,这一切都变了。”许永富在富春江上打鱼38年,他说,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富春江沿线的造纸企业日趋壮大,江水受到影响,鱼虾大量消失,再加上挖砂现象普遍,导致贝类江鲜迅速减产。他说,当时,江里的鱼吃起来会有一股“柴油味”,自己也差点因此弃船上岸。“幸好,这些年江水又慢慢变好了,鱼的品质好起来了,打起来的鱼也不愁卖了。”许永富说,随着富春江水质的改善,渔民们的腰包也鼓起来了。

富春江的“痛”与“变”

时代在变,城市在变,富春江也在变。回首望去,可以说是经历了“痛”与“变”的过程。生活在富春江边的老百姓,到过富春江畔的人们,看得都真真切切。

杭州市生态环境局富阳分局(以下简称富阳分局)的老环保们亲历了富春江从污染到整治的过程。据老环保们回忆,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污染情况不断出现。

江水受到污染的主要原因有三大类:

其一就是污染企业将废水直接排入江中,有些是富春江沿线企业,有些是富春江支流沿线企业,支流最终也汇入富春江中。

其二是挖黄砂现象严重,挖砂将富春江底的污泥也都翻了上来,再加上要在富春江里把黄砂洗净,导致江水越发浑浊。

其三是植被破坏和生活污水直排,早些年,山上的树都被砍得光光的,一下暴雨,就会把山上的泥石都冲到河道里,继而又流向江中。随着燃料结构的改变,砍柴现象不断减少,这一污染源也算是杜绝了。

顺着老环保人的讲述,让我们回顾富春江“痛”与“变”的那段历史。

说到富春江的污染,很多人会把矛头直指造纸企业。造纸企业从出现到繁盛再到逐渐退去,都是历史和时代的选择。“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造纸企业大批涌现,一度成为富阳的支柱产业,与此同时,造成的污染也越来越严重。”因为那时的造纸工艺落后,生产1吨纸需要用200多吨水,那是一个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的年代。

今年48岁的孙兴荣是当地造纸行业的先行者之一,1990年他就进入富阳造纸厂工作,在他的记忆里,这是富阳区第一家造纸厂,位于城区,后来,江对岸开了富阳第二造纸厂(永泰造纸厂)、富阳第三造纸厂(振兴造纸厂)。那时的造纸厂是集体企业,造纸工艺也非常简陋,利用现有的稻草、麦草,用化工原料腌制,排出去的污水污染比较严重。后来,集体企业转制,进入个体经济时代,1996年,孙兴荣与亲戚朋友一起办了自己的造纸厂。

“我们办厂的时候,年产量只有一至两万吨,技术落后,也没有环保的概念。”孙兴荣证实了老环保人的说法,起初造白板纸的时候,生产1吨要用200吨水,而现在用10吨水就够了。当时,选择厂址有两条标准,要有水,要有地方排污水,造纸厂因此都沿江而建。“刚开始生产的时候,江水还是干净的,两三年后就浑浊了。”他说,1999年和2003年这两个时间点特别明显,生产线不断增加,造纸厂也不停地拔地而起。

孙兴荣说,那时候的利润非常大,投入一条生产线,3个月就能回本。“看到巨大利益,很多人都选择自立门户,造纸厂最多的时候有600多家。”他说,那时治污设施简陋,要求沉淀之后除去污泥再排放,而一些小厂还是直排污水。

创新实行“有奖举报”,号召全民参与监督。1996年,我国发文,要求全国各地在2000年达到“一控双达标”,即控制污染物总量,达到污染物排放标准和环境质量标准。“根据要求,我们开始抓造纸企业,要求江南片的300多家企业建立污水处理设施。”老环保人说,到1999年年底,治污设施都建起来了,但是治污要加药剂,增加成本,很多企业虽有设施但不一定运转。于是,在2000年6月15日,出现了闻名全国的“环保有奖举报”。

“有奖举报”热线开通的第一天,早上7点多就接到了电话。当时环保局成立了12个小组,接到投诉后,立刻派出一个小组前往现场核实。“核查属实后,举报人当天下午拿到奖金了。”当时的规定是只要举报查实,日间举报奖金是1000元,夜间举报奖金是1500元。

“治污设施有没有运转,存不存在偷排情况,我们请老百姓来监督。”老环保人说,第一年举报奖金发出60多万元,效果非常好,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媒体都来采访,全国各省市来富阳学习,一时间,全国都开始设立环保有奖举报。富阳的“有奖举报”热线一直延续至今,如今已并入区长公开电话。

环保部门为了整治污染情况,对造纸企业提出要求,控制企业出水量,根据“一控双达标”,要求生产1吨纸排放水量不能超过60吨,出水量不达标,处罚力度非常大。“要把原来200吨水缩减下来,只能装污水处理设备,增加水的回用率。”孙兴荣说,增加一台普通的设施就要投资几十万元,如果要用生化设备,投资达到上千万元,一般小厂根本吃不消,也就办不下去了。这样的措施,“劝退”了部分小厂。

从2005年开始,对于造纸企业,富阳区开展了两个“集中”措施。把原来分布在富春江沿线的企业都集中到江南园区,逐步建设污水处理厂,将污水集中处理。春江污水回用厂于2005年建成使用,每天的处理量为4.5万吨。随后,在2006年建成清园污水处理厂,日处理量15万吨;2008年建成春南污水处理厂,日处理量25万吨;2009年建成灵桥污水处理厂,日处理量15万吨;2011年建成大源污水处理厂,日处理量10万吨。5家污水处理厂全部建成投用后,日处理能力达到69.5万吨,造纸企业告别了污水直排现象。

随着人们对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造纸产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因此,在建设污水处理厂的同时,富阳区从2005年起,连续开展了6轮造纸企业整治提升行动,前5轮主要针对“低小散”企业,累计关停生产线近400条。

2013年3月22日,富阳区召开动员大会,启动造纸行业的“第六轮”落后产能淘汰工作。当年3月15日,《富阳日报》用了5个版,公布了当地237家造纸企业的信息,包括负责人、机器型号、产能指标等。“这是政府鲜明的表态。一切都将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原则,标准线以下将全部淘汰。”一位造纸厂负责人说。

“富春江水质真正好转是在2014年,一大批造纸厂被淘汰关停,还有一些举措也都跟上了。”除了造纸厂,对江河沿线的化工厂、印染厂也进行了全力整治。

2016年初,浙江省里对富春江水质断面考核结果显示,“2015年1月~11月全部优秀”,这是10年来的第一次。在2012年~2015年期间,富春江水质一年迈上一个新台阶:2012年,水质数月不合格;2013年,全部合格;2014年,良好;2015年,优秀。而这优秀的荣誉,一直持续至今。

自2017年开始,区委、区政府对造纸企业开展了“腾退”行动,富阳造纸产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小流域治理送来清流,美了乡村

富阳区有“一江十溪”,富春江的主要支流流经富阳区全境,从四面八方涌来,投入富春江的怀抱。“富春江沿线企业多,各大支流沿线的企业也不少,把‘十溪’治理好了,汇入富春江的水就干净了。”于是,从2001年开始,富阳开展了小流域综合治理,从湘溪开始,然后,大源溪、壶源溪、剡溪等溪流一条接着一条完成治理。

一条溪流带动一个地区。“起初也是要求企业建设污水处理设施,但由于设备太简陋,效果并不好,于是富阳区重拳出击,关停落后产能企业。”据富阳分局介绍,如湘溪村,从前村里就有两家造纸厂,湘溪水被污染,整治过后,湘溪村的环境转变了,近年来举办杨梅节,吸引了不少外地游客,还开了房车营地,溪水清了,村庄美了,村民富了。

壶源溪的整治成果也非常明显,上世纪80年代开始,壶源溪沿线出现了一批锌化工企业,大量排放重金属超标的污染物,清澈见底的溪水水质急剧下降。“水质差时为劣Ⅴ类,河里几乎没有鱼,水又黄又浊。为了还溪流于清澈,富阳区重拳出击,淘汰关停了沿溪的40余家小化工企业。”消失了20多年的石斑鱼回来了。因为壶源溪水清了,窈口村开起农家乐,壶源溪漂流也开张了,如今又出现“网红”龙鳞坝,成为夏日里的“宠儿”。

摄影家拍下大源溪十年巨变。“当时不管是大源溪,还是洋浦江,河水看上去都‘厚得得’的,筷子都能插得牢。”富阳摄影家何荣发看着自己在2006年拍摄下的一组入江口照片时说,灰色的污水呼啸奔腾着涌入富春江,乍一看犹如水泥路。在大源溪董家桥段附近拍摄时,河底不断冒出一个个黑乎乎的水泡,一大片带着油花的沉渣漂在了河面上,何荣发当即按下快门,记录下这最真实、最令人痛心的历史。

之所以痛心,是因为何荣发对董家桥有特殊的感情。当年他父母曾逃难至董家桥,这里也成为何荣发的出生地。两岁时,何家搬回城区,但每年都会回到董家桥,大源溪里商船来来往往的热闹景象,清澈的河水、成群的鱼虾是何荣发极为深刻的童年记忆之一。

整治大源溪沿线的污染企业,成为富阳环保人的心愿,经过十年整治,大源溪沿线淘汰关停转型各类企业近百家,溪水开始变清,生态开始恢复。大源溪开始变美。

2017年,老摄影家协会要举办专题摄影展,何荣发接到拍摄任务。“拍摄主题是新老对比突出变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这组照片。”何荣发定下思路后,再次启程。当年的4月15日,何荣发来到了位于王家宕的大源溪入江口,眼前的景象让他对此次重游故地充满信心。“2006年时,入江口只剩下一条沟,污水夹带着垃圾入江,商船已经开不进来,现在入江口整改拓宽了,还看到了进出的船只。”何荣发再次溯溪而上,来到董家桥段。“十年巨变,我看到了曾经的‘乌龙’已变成‘蓝海’,两岸花草艳丽,绿树婆娑,内心很激动。”

当何荣发爬上宫前村东面的一处山顶时,镜头里出现了一条蓝汪汪的“飘带”,这就是如今的大源溪。溪岸修砌得整整齐齐,拍照不用修图就足够美。昔日臭气熏天的塔堰头,如今水清岸绿,白鹭纷飞。

从摄影作品中,能直观感受到经过治理后的大源溪的巨变,溪流治好了,乡村美了,也把“清流”带到了富春江,富春江就是这样带着富阳境内的溪水,一路向东,把清水送往杭州。

整治沿江采砂,截断浑浊来源

从上世纪70年代起,在富春江里就出现了开采黄砂的现象,当时还是简单的手工操作,主要在浅滩处进行。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出现机械化采砂,采砂产业兴起。“当时黄砂有力支持了城市建设,还一路销到上海。”原水利水电局富春江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说,适当采砂有利于江道行洪,但采砂太深就会危害巷道,于是富阳区慢慢采取取缔措施。

配合饮用水水源地保护逐步关停采砂生产线。据统计,当时富阳区总共有大型和中型采砂机47艘。从2004年开始,富阳区就逐步关停了城区饮用水保护区的采砂机,大规模关停是在2010年进行的,当时主要是配合钱塘江饮用水水源地整治工程。“一下子关停了10条渔山可采区的大型真空泵采砂作业生产线。”这位负责人说,大型采砂用的是真空泵,一年可以采砂上百万吨,在2010年,富阳的大型真空泵全部被关停。

在上游的新桐可采区,将中型挖砂机削减至5艘,到2016年,全区挖砂机剩余两艘。“早的时候是全线开采的,后来因为采砂导致附近水质浑浊,规定了两处可采区,其余流域都不允许开采。”这位负责人说,在“十溪”中采砂的都属于非法采砂,自2012年起,对偷采一律采取没收设备的措施。“没收了有10多艘挖砂机,每一艘的价格在30万元至60万元不等。富春江采砂无序的状况得到了遏制,水体生态环境得到好转,水清起来了,水生植物也多起来了,一些绝迹的鱼类又回来了,渔民们欢声雀跃。”富阳区渔政管理站负责人说。

与此同时,富阳区在“三江两岸”整治中将沿线21条制砂厂全部关停。“挖砂对富春江水体造成生态破坏,真正使江水变浑浊的多为沿线的机制砂场洗砂作业。”富春江管理站负责人介绍,挖上来的砂石需要经过洗砂加工,当时沿线的机制砂场生产线有百余条。洗砂之后留在富春江里的淤泥经常漫到水面上来。

机制砂场收进来的不仅是富春江里的黄砂,还有来自矿山的山砂,山砂的纯净度不高,基本上有一半是淤泥,这些淤泥在清洗时就排到了富春江里。从2011年至2016年,下设在原水利水电局的“三江两岸”整治办牵头,对机制砂场开展关停行动,砂场全线清退,彻底截断了淤泥来源,极大改善了富春江水的浑浊情况。

建立长效机制,还江水本来面貌

有人会说,江水是流动的,如果上游没有治理好,流入了富阳境内怎么办?

富阳分局监测站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每一段江水的交接断面都有水质监测,比如,在东梓关就有自动监测站,监测由桐庐流过来的水质,到了渔山也有监测站,监测流经富阳境内交给下游的水质。

数据显示,浙江省对富春江水质断面考核结果:富阳出境断面水质达标率100%,自2015年起,已连续五年考核为优秀。

2016年,富阳区摘得浙江省“五水共治”高荣誉“大禹鼎”。这一荣誉的取得,与2015年富阳区开展的“五水共治”分不开。

截污纳管启动污水零直排建设。在2013年,富阳区就成立了清水治污办公室,专门整治境内污水河、垃圾河、黑河。到了2015年,富阳区“五水共治”办公室成立,开启全区铁腕治水之路。“五水共治”办副主任李传土说,自2016年开始,富阳区着手开展排污口整治,通过截污纳管、封堵、拆除等工程整治措施,全面整治完成了超标排放的380个排污口。

除此之外,富阳启动“污水零直排区”建设,计划到2020年完成。2018年已完成20个生活小区和万市集镇“污水零直排”建设。今年启动7个乡镇和主城区14个小区的“污水零直排”建设。

落实长效管理机制创建美丽河道。2016年,富阳区在全省首推“富阳区河长标准化管理办法”“富阳区黑臭河、垃圾河‘反弹’问题责任追究制度”“富阳区乡镇级以上河道三色预警机制”三项制度,将河长履职要求细化为操作性强的154条具体标准,年度考核与河道治理情况挂钩。

李传土介绍,富阳区共有24条区级河道、233条乡镇级河道和2727个小微水体,有区、乡镇、村三级河长制工作体系。目前,富阳区所有区级河道副河长、区级河道乡镇(街道)段长、乡镇(街道)级河道(即次重要河道)河长、村(社)级段长和小微水体责任人都已接受标准化管理,每一处水体的河长都将接受标准化管理和考核。

在做好常规治水工作外,“五水共治”办还积极创建美丽河道,去年已有4条河流被评定为市级美丽河道。“美丽河道的评定标准涉及水质、排水口、景观带建设等。”李传土说,每一条美丽河道都是样板,既是治水成效的集中体现,也是其他河道看齐的标准。

“治水有了一些成果,但成果需要巩固,也需要继续提升。”老环保人老周坦言,改善生态环境需要一直在路上。

随着富春江水质的好转,富阳“外滩”生态景观线进一步延伸,近年来,陆续建成开放的江滨西大道一期、二期景观工程已成为最靓丽的沿江景观带和休闲带。通过对城市内河的治理,内河沿岸生态景观功能不断加强,许多内河沿线已成为市民休闲锻炼的好去处。

2022年亚运会水上项目皮划艇、赛艇和激流回旋分别落户东洲街道北支江和龙门镇,这或许是富阳区治水成效最好的诠释。

版权与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为“慧聪净水网/慧聪水工业网/慧聪空净新风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慧聪网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慧聪网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慧聪净水网/慧聪水工业网/慧聪空净新风网)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联系,第一时间做删除处理。

广告

慧聪会员登录

忘记用户名?

忘记密码?

登录

注册

没有会员账号?只需一分钟注册,您可获得: 海量买卖家资源,成单机会就在眼前